群众声音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群众声音 > 记忆中的村庄
 

记忆中的村庄

发布时间:2017-03-20 作者:韦芳 出处:蓝田县移民办 浏览:669次

  昨日,大风忽然呼啸着袭来,人们被来势凶猛的狂风吵得整夜辗转反侧,今早天刚微亮,住在高楼林立的城里人纷纷从自家高层的大窗户朝远处遥望、拍摄,镜头里的大地一片白茫茫,景色着实宜人。

  县里千名干部入户大走访已有一段时日了,我作为其中一名小小的份子,也紧跟落实这项政治任务很多天,其中的酸甜苦辣不想多言,总想着,反正就管闷着脑门完成这项任务就行了。今天,看着同事用笤帚扫完车上厚厚的积雪,我们搭着顺车继续下乡去调查。

  民间古诗有云:“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可见立春后的雨水是有多让人年年殷切的期盼着,可今日,这场立春之后的鹅毛大雪,却仿佛以它独有的突兀姿态敲醒了我麻木的神经,这几天体会的乡村生活,忽然令我想起自小在乡村生活过那几年的一些微小记忆,虽时光苒在,但乡村留给我的远远没有臆想中的那么少。

  我十岁离开家乡,之后很少回去,假设老家的地势有三层阶梯,而我家就在最高的三级阶梯,那么屋前那条唯一的正道柏油路就可以算是二级阶梯了,路的对面,是一片柿子树,对于儿时的我来说,其实就算是一片树林了,我和小伙伴闲暇时会去柿子树林里爬树,不是为了吃柿子(印象中似乎没见结过柿子),而是去锻炼敏捷的爬树能力。柿子树再远处了,是一片麦场,小时见过大人夏忙时碾完麦子,然后将麦秆堆成一座一座的搁置在那里,之后这里就成了我们玩耍打滚的地盘。麦场再过去就是庄稼地,门前有我家一亩庄稼地,母亲在那里种了豆子和蔬菜,由于家里就种了这一点庄稼,所以每次去采摘的过程也是很美好的,权且当是去玩耍。庄稼再过去就是相当于一级阶梯的低沟沟了。由于我家处于陕西渭北高原,这里的地形没有山川、河流、树林那样青山绿水为邻的美景,有的最多的就是这些深沟,沟里有很少一些地种了庄稼,大多地方是不能去的陡峭地带,因此之后就成为我们胆子稍大的孩子“探险历练”的好去处。在我家三级阶梯海拔的优势下,站在门口远远的遥望远方,深沟的那边是另一个我不知道名字的村庄。

  后来,家乡发生了巨变。门前的那片柿子树,盖起了几户人家的新房子,后面的麦场被挡住了,不知麦场过去远处的深沟沟,还有那座不知道名字的村庄是否依然还在,我再回到村庄,也一直没有机会去瞭望。除了小时候的朋友,和所剩不多的老人,所有的年轻人和孩子我一个都不认识了,村庄里异常的安静。现在的新农村从建筑结构来看,已经有点喜气洋洋的感觉了。但那历史的韵味和古老的青苔,以及那秋日里带有泥土气息的风和夏日里暴雨后泛着泡泡的水洼都没有了。隔壁有的村庄也已经移民搬迁到新的安置点去了。

  现如今,政府提供了好的政策,村里愿意搬迁的群众可以自愿搬到新的地方去生活了,虽然很多人会有种逝去的淡淡哀愁,却不能因为想保存记忆中的美好而剥夺了老百姓需要改善生活的权利和想过好日子的愿望。

  逝去的终会逝去,而那留下来的,终将是永远。 

 

 

版权所有  中国移民大搬迁网

地址:  陕西省西安市劳动南路180号   邮编:  710082